一個普通建築工人妻子的獨白
作者:鄭玉蘭  點擊次數:540  更新時間:2020-04-22

 一個普通建築工人妻子的獨白

 

    有這樣一個笑話,一位妻子給丈夫打電話:第一天晚上問在幹什麽?答在加班。第二天晚上又問,答在加班。第三天晚上接著問,回答仍是在加班。然後這位女士說加加加,這麽忙你跟你的項目過去吧。”別人看後是哈哈大笑,我卻是滿滿的心疼,因為我的愛人也是一位建築工人。白天我很少跟他聯係,我怕我一個電話、一個短信會讓他分心,怕他腳下會有釘子注意不到,頭頂會有墜落物掉下。或許你會覺得好誇張,但這就是省安三分公司一個普通建築工人妻子的真實感受。

    我們相識於施工現場,那時剛畢業。相識相知一段時間後決定結婚,在結婚前的一個月還在施工現場,拍婚紗照時,攝影師都給我們開玩笑說今天這幾對新人裏麵你們來的最晚,結婚日子卻是最早的。以至於結婚那天,隻趕製出一張展架照片。婚後幾天繼續奔赴項目,雖說在一個項目上,但是忙起來一天也見不著個人影兒,更別提說話了,那時候感覺是委屈的。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了孩子,不在東奔西跑了,回到機關上班,可他依然是哪裏有項目就去哪裏,一聲召喚,背起行囊,踏上征程,就投入到火熱的工地去了。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,自從去了海外項目,就更少回家了,現在又趕上肺炎疫情,真不知道何時是歸期。前不久大女兒說:“媽媽,爸爸什麽時候回來呀,我想我爸爸了”,小女兒在旁邊咿咿呀呀的說:“媽媽我也想爸爸了”,我無奈地笑了笑說:“我也想你們的爸爸,等疫情過後就會回來。”

    想想當初一起在施工現場,相互陪伴的日子有多好,雖然很忙,但是他吃飯的時候,他休息的時候,我還能在旁邊靜靜的看著。想和他在夕陽西下時,悠閑走在路上看彼此的影子越來越長,更是一種奢望。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22:00,洗漱睡吧。

    “鈴鈴鈴……”手機響了,有視頻通話請求,看了眼時間23:11。接通視頻後看到他正在吃飯,瞬間眼睛就模糊了,我心疼的問:“你怎麽現在才吃飯,能不能正點吃飯呀?”他笑著說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場什麽樣,這不都是常有的事嗎,家裏爸媽和孩子都挺好吧,你怎麽樣呀,工作順利吧……”此次視頻通話以我的一句“放心,家裏一切有我”畫上句號。

    城市裏的房子不管是高度還是格局都有了大變化,但是這個城市裏一棟棟摩天大樓亦或私家花園的最初建造者、那些建築工人們的工作環境,雖然已經有了很大改觀,但相對來說還是所有行業裏條件最差的。也正是他們不怕苦不怕累,才一手締造了都市的繁華和社會的發展。

    “建築工人沒有花前月下的浪漫,隻有相互扶持的不離不棄”這就是我作為一名建築工人妻子的心聲。